-Malformation-

文章放置處。
信箱:nell2211023@gmail.com

UL/凱康─他於黎明傾訴

意念形式姦///屍與性///描寫注意
康康被遺忘及重寫的記憶、不斷重生的日子,凱倫亦重複死亡的傾覆



 

I

世界死去,一切又重新開始。冥冥之中,秩序匍匐前進,萬物重生了。

 

II

  康拉德在鄉間的角落置辦了一間教堂,嚴格說起來,他並不曉得這裡是哪兒,只有偶爾前來報信的郵差,以及禮拜日前來的孩子們,他醒來時,一無所有,僅剩一本燒得焦灰的聖經,上頭隱約的文字還有血的氣味,他將聖經鎖進禮拜堂的講台中,又重新抄寫了一本。

 

  他在教堂後方開闢了一小塊農地,用以租借給窮困的教徒,人群來來往往,康拉德也落得清閒,他身上總有深刻的倦怠之感,使他看來比實際年齡要更蒼老。他曾向村中的孩子說起關於他年齡的故事,因曾做了錯事,於是神降予他憤恨與慈悲,孩子聽了無不驚慌,康拉德會領著他們禱念,帶走他們的不安。天氣時好時壞,這天,是涼爽的陰日,卻能從陰霾中看見掩埋的陽光。

 

  凱倫貝克提著從村中捎來的穀麥與蜂蜜,一袋牛油,在教堂外頭等待禮拜結束。孩子們出教堂時,都會喊道凱倫貝克先生。康拉德脫下黑的教袍,在日光下變得透明,從凱倫貝克手中接過貨物。辛苦了。他說,凱倫貝克僅僅微笑,並無作答。

 

  大地是一片荒蕪,凱倫貝克瞧著遠方的盡頭,突然興起演奏的念頭,儘管風將他的大衣吹得搖擺,也不減他的興致。康拉德卻早將凱倫貝克的小提琴收進屋內,半倘才告訴了他。康拉德將孩子們翻弄未收的聖經整理起來,指尖擺弄柔軟的書皮,凱倫貝克在門邊倚牆注視,靜看康拉德忙碌的背影,隨後又將視線放在不遠處晃動的燭光上。聖堂壟罩一股黑,陰日的灰色從窗外滲透進來,彷彿無邊無盡,康拉德跪下的暗影在地上拉長,拉長,在近門邊時消失了。

 

  當康拉德注意到凱倫貝克時,已將教堂整禮清潔了一遍,換上乾淨的蠟燭,擺放鮮花於聖像前方,凱倫貝克從風衣內袋中拿出幾張譜稿,交到康拉德手中。康拉德揚起一邊的眉,雙眼都瞇起來。

 

  你演奏給我聽吧。他說,無視凱倫貝克遞譜的舉動。

 

  那也得您把我的小提琴給我,是吧?凱倫貝克的聲音染上笑意,康拉德才想起來,他將對方的樂器給收起,放在角落的陰影裡。

 

  凱倫貝克握上小提琴時,周遭的氛圍都不同了,有如蠢蠢欲動的該隱之子,在絕處嘶吐蛇信,康拉德等待凱倫貝克的演奏,卻想起詩篇的低語,停止在琴弓滑開第一道弧度,他的演奏,無疑是完美的,彈指間都是流動的樂聲,康拉德並不懂樂理,多年聖職的經驗已足夠讓他確信買下凱倫貝克的曲子是樁美事。聖子,聖靈與聖父,都會欣賞凱倫貝克的音樂。康拉德堅信不移,在演奏結束後給予熱烈的回應,凱倫貝克只詢問康拉德:這樣?語氣含著幾絲顫抖。

 

  「這樣便好。」康拉德說道,非常滿意凱倫貝克的作曲,這讓他幾乎確信孩子們也會同他一樣喜歡,凱倫貝克不願多說,只將譜稿再次遞向康拉德:「它是您的了。」

 

  我也有東西要給你。康拉德說完,轉身離開教堂中央,步伐沉著,踏過長廊的一片漆黑,不過幾秒的時間,便在門口明亮處消失了,凱倫貝克仍站在圓形禮堂的中間處,內心懷揣不安份的悸動。

 

  康拉德回來時,手上攜著一包藍色包裹,凱倫貝克挑起一邊的眉毛,不明白康拉德的用意,瞧著凱倫貝克的神情,康拉德笑了起來,笑聲盪過整間教堂,凱倫貝克在康拉德的示意下拆開包裹,幾層脆弱的包裝紙,墨綠色絲帶,凱倫貝克將絲帶在手中掂了掂,將它收進口袋內。包裹打開來,是一件白色風衣。

 

  「這是報酬嗎?」凱倫貝克問,提起風衣的肩處向上提起,銀色的排扣閃著燭火的光亮,刺痛他雙目。

 

  「不是。」康拉德緊盯著凱倫貝克,又說:「這是給你的禮物。」

 

  白色風衣,憂鬱藍色的往事,他將風衣折掛於手臂,向康拉德謝過。

 

III

  午後,凱倫貝克在康拉德的要求下幫忙一同規畫聖夜的典禮,由村民孩子組成的聖歌班會在當天夜晚吟唱聖歌,凱倫貝克於一旁伴奏,當康拉德禱念完經典,聖夜便正式開始了。村民會齊聚於教堂外,守著整夜,直至黎明到來。康拉德許久不曾舉辦聖夜典禮,或許該說,他記不清上次舉辦典禮的時間,卻一直都認識凱倫貝克,康拉德曾向凱倫貝克提過此事,最後被接踵而來的瑣事給掩埋,康拉德凝視凱倫貝克低頭抄寫的側臉,想起從前從前,一個懷念夜晚的事情。那時候,凱倫貝克是他的學生。

 

  每夜,他都會在學園的聖堂中為所有孩子禱告,有時也迎接前路迷途的孩子,凱倫貝克便是其一,但這人是與眾不同,康拉德從第一眼便明白,這孩子的未來無與倫比,那夜,凱倫貝克身上的制服未換,神色陰鬱地坐在聖堂角落處,康拉德於暗處走向孤獨的凱倫貝克,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

  突如其來的氣息,凱倫貝克如雛鳥顫抖一瞬,轉眼便又恢復平靜,也許他一直在等康拉德的到來,「老師。」他喊道,眼神躊躇又不安。

 

  康拉德明白他的學生陷入迷惘,凱倫貝克還是一副少年模樣,頰面映著薔薇的顏色,柔潤如花。康拉德聽著他,如父如友。凱倫貝克說起自己的煩惱,一如過往。那天,他說起一個女孩。

 

  「康拉德?」

 

  「抱歉,」康拉德回應道,將注意力放回桌前的紙張上,面對凱倫貝克的疑惑,他解釋著,「我想起一件舊事,很懷念。是與你有關的。」

 

  那我選擇不去了解。凱倫貝克說,同往常般冷漠,這也是康拉德所熟悉的,凱倫貝克埋頭將鋼筆因失力過重而漸開的墨水擦拭去,重新筆劃,這是凱倫貝克寫的第十三張樂譜。

 

  康拉德咯咯笑起來,一手拍過凱倫貝克的肩膀,厚實沉穩,是一個男人的骨骼與血肉了。什麼時候凱倫貝克也長成一個男人?恐怕他永遠也不會知道,不過這樣便好,這樣就好。

 

  凱倫貝克檸黃色的眼睛,凝視著康拉德,彷彿將遙望遠方的荒蕪。然而除了康拉德,他眼裡再無其他。

 

IIII

  一個故事的開頭,通常都具備吸引人的特質。卻當康拉德欲訴說起他的故事時,發現那皆非如此,他於貧民窟長大,靠著兼差與零工過活,青年時差點凍死街頭,被路過的教會人員救下,隨後入教追隨神的指引,才正式展開他的神職,取得神父資格後,他離開米利加迪亞,周遊鄰國,佈教宣導,沿途學習醫療與生物自然的結合,幾年以後,他被指派來到古朗德尼利亞,因一次機緣而進入露比娜絲任教,神學導師,兼駐校神父,動亂發生以前,他都待在學園中。

 

  康拉德回憶起過去,仍無法區隔開陰霾般的既視感,他說不上哪裡奇怪,卻感覺處處都是痕跡,而當凱倫貝克出現時,一切不合理也無足輕重了。孩子們在午後時帶來家長的口信,一邊喚他黑教父。凱倫貝克在聽見孩子嬉鬧聲時便離開聖堂到角落的休息間去,他在錯落間聽凱倫貝克低喃著誰,轉瞬又忘記了。

 

  孩子們回去時,將一束鮮花送給康拉德,上頭露水還未乾,康拉德撫過每個孩子的額面,就像他過去常做的,「神將賜祝福予你們。」他說。

 

V

  凱倫貝克曾在麥田中央看健康拉德佇立的身影,身著泥地黑色的連身衣裝,對方鐵麥色的短髮隨風擦過臉龐,康拉德沒有看見他,手上拿著暗紅色的棍,那日,午後的艷陽照在康拉德曬成麥色的肌膚上,他想,這是許久不見的好天氣。

 

  他在下一秒看見一位小女孩,拖弄沉重的步伐,手持短刃逼近康拉德。凱倫貝克拉開一陣琴音。孩子血肉橫飛。

 

VI

  康拉德的禱告總是花上許久,凱倫貝克有時會在他身後瞧著他跪坐的背影,有時選擇離開,如同還在露比娜絲時期。禱念結束後,凱倫貝克還在的話,康拉德會向凱倫貝克述說他的夢,一個美好的世界,平靜的日子,他也曾夢見自己如浸泡羊水的夢境,醒來後卻滿盈悲切,凱倫貝克靜默地聽,最後他會撫上凱倫貝克的臉頰,告訴對方保暖的重要,凱倫貝克,永遠都是他的學生。哪怕對方面目全非,哪怕凱倫貝克步入老年,康拉德仍會向他說教。

 

  他嘆息時間的快與慢,貪婪是人,欲求是人,愛欲在孤寂中將被放大數十百倍。他們在傍晚時分共進晚餐,為聖夜儲備體力,燭火搖曳,詭異怠慢,搖擺似鬼魂,凱倫貝克異常沉默,彷彿壓抑口內惡獸,康拉德胸前輕微搖晃的前鍊,擺盪在凱倫貝克的眼瞳,距離聖夜的開始不到幾小時。

 

  「您想過嗎?老師,死亡其實異常近,」凱倫貝克說,無以控制幾欲發狂的心緒。這次是傍晚。他緊盯著康拉德,切割食物的力道深淺不一,刀叉碰撞瓷盤發出響亮的聲音,「如果那天我不在場,刃鋒就要割開您腸肚。」

 

  「也許是吧。」康拉德蠻不在乎,將注意力放在餐盤上的食物,是什麼讓康拉德放下了生與死?凱倫貝克感覺有什麼將從肚內翻湧而上,他想起久遠前康拉德腦漿的味道,還有溫熱的血液。其實這些從未遠離他。

 

  「毫不在意嗎?這讓我看來像個跳樑小丑,您知道嗎,」凱倫貝克緊握刀叉,胸口抵著餐桌,強烈的顫意讓他語調扭曲不全,「我無時無刻都想殺死您,可您視若無睹。哪怕我沒有我的音樂,殺死您也是舉手間的事……」

 

  康拉德停下手邊動作,把所有都拋下,他凝視凱倫貝克,如魔鬼的淡漠,又用包容呈現於凱倫貝克面前。

 

  「曾有一個少女,在禮拜結束時向我懺悔她的罪惡,她未婚懷孕,腹內孩子幾度命危,男人拋棄了她,她想過無數方法想將孩子殺死流///產,可因為懼怕死亡而未果。」康拉德說起一個故事,目光落在窗口外的星光,「最後她在告解中隔窗自///盡了。」

 

  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我說,她早已遠離聖父的懷抱。可我會為她永遠祈禱,如你一樣,凱倫貝克。

 

  我無時無刻都在接近死亡。康拉德說,這無疑是件傷心事,康拉德的臉上卻揚起笑容,凱倫貝克握在手中的銀製餐叉越發灼熱,如他內心流去的淚水,把所有都灼燙,他又聽見康拉德的嗓音,在空氣中承擔著所有痛楚,「可你不同,凱倫貝克,你會活得長長久久,哪怕你殺死無數人。」

 

  我亦會為你禱念。康拉德滿足地笑了。

 

  這是他聽過最悲哀的故事。又有多想殺死這個人。凱倫貝克發出悲泣,使餐叉劃過康拉德的胸膛,湧出黑紅的血液,暖如烈焰轉瞬死去,墮入一片冰冷,康拉德痛苦地嘶鳴,眼神悲涼,卻執著地看著他。凱倫貝克一聲啜泣,他早已千瘡百孔了啊,又談何救贖與祈禱!餐叉隨後沒入心口,又再次殺死康拉德。無數次,他殺死康拉德無數次。最後他連同胃液吐出所有愛慾恩仇。

 

  聖夜來臨。

 

VII

  聖歌團比預期要早一步到達聖堂,聖堂響起凱倫貝克譜曲的旋律,聲聲迴盪在黑紅色的長廊,聖歌團的孩子們聽見琴音,在外吟唱聖歌,歌聲越過教父無生息的身軀,越過一片杯盤狼藉,滿地的淚水與溫度,小提琴的音色強烈執著,欲把一切因果斬斷葬送。

 

  聖夜典禮如約開始與結束,孩子們將身上別著的白色玫瑰擲於聖堂的門前,康拉德紅的血液如黑夜漫佈,其中一朵染上了紅,凱倫貝克懷抱康拉德垂軟的身軀,在圓型聖堂中央低吟,他濕潤的唇貼上康拉德的冰冷,唾液在口沫間相溽沉睡,燭火殘存滿地灼燒,凱倫貝克將康拉德衣物脫///盡,他親吻與撫弄,彼此的肌膚都映照黃昏之色,鵝黃的燭光,交錯閃爍在汗濕的背脊。他將陰///莖擠弄進康拉德體///內,玫瑰色的,自體內潺潺流出,凱倫貝克扶弄挺///立的陰///莖,進出康拉德的所有,黑,紅,暖黃色,映亮了他,他渾身仍是止不住的顫抖,彷彿火光將他燒傷死亡,愛恨皆被死亡吞///噬,徒留對往事的追憶與不甘。

 

VIII

  神把一切摧毀,又重生,凱倫貝克靜待康拉德的甦醒,日復一日,他看向窗外,大地是一片荒蕪。時間帶來了光,帶來黎明,卻沒有帶走他。

 

IX

  藍天,白雲,無邊無際。殘苗死穀,蜂蜜被貪食的孩子吃盡。

 

X

  他把窗簾拉下,半死的日陽將房內照得一明一暗,長期拉小提琴的指上有繭,摩娑康拉德的臉龐。黎明啊。康拉德的聲音很輕,凱倫貝克卻能捕捉到空氣間屬於康拉德的音色,沉沉淺淺,如同這人一生虛妄荒謬,他忽然想起午前,康拉德敘說的側影,襯著陰冷的溫度,凱倫貝克將目光放在康拉德幾無生氣的臉龐,他多麼祈望能丟棄。這卻是他所僅剩的眷戀與渴望。

 

  康拉德半掩的瞳眸映著他的模樣,凱倫貝克頓時感到內心的徬徨已成一種灰白,凝結為一片柔軟,情不自禁的。

 

  黎明就要離開了。他傾訴道。

 

Fin.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-Malformation- | Powered by LOFTER